来自 竞技体育 2019-09-10 21:28 的文章

【思想中国】徐晨光:新时代党建研究亟待新跨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腾飞的70年。为展示70年来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所取得的辉煌成就、烘托学术界百家争鸣之良好氛围、勾勒各学科研究前景与发展趋势,《思想中国》栏目推出《70年哲学社会科学学科发展回顾与展望》系列文章,并按照哲学社会科学学科分类,约请各领域权威专家撰写文章,简要回顾成就与不足,重在对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作出探索。文章尽可能吸收同行专家盲评意见修改完善同时也保持尊重作者本人观点,文末附推荐意见,既可视为读者了解该学科的导读性论著,也可视为广大党员干部勤学习、强本领、长才干的鲜活教材。今日刊发70年学科发展系列文章之十四,敬请垂注。

【思想中国】徐晨光:新时代党建研究亟待新跨

 

      作者简介:徐晨光,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委员会专家,湖南省优秀社科专家,湖南师范大学潇湘学者讲座教授。曾任湖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中共湖南省委党校(湖南行政学院)常务副校(院)长、中共湖南省直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长期从事党建理论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实践路径与制度创新研究》首席专家。

  党的建设是党的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保证,党建研究是党的建设扎实推进的重要基础。新中国成立以来,广大党建理论工作者和党务工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多角度拓展党建研究的新领域,产生了一批有较大影响的研究成果,党建研究已经成为一门显学。已有研究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分析:一是作为一项具体工作的党建研究,主要基于实证研究的视角,围绕党的中心工作和党的建设规律展开;二是作为一门学科的党建研究,基于中国共产党向执政党的全面转型,突破传统狭义的中共党史(经常被归属于历史学)学科定位局限性,向广义的中共党史(界于历史学和政治学之间)学科方向发展,实现研究选择上在“过去”和“现在”的分工;三是作为一个研究对象的党的建设,主要指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其研究范围超越并囊括了作为一项工作或一门学科的党的建设。学者们也逐步形成了党群关系和党—国家—社会两个主要分析框架,这两个分析框架互相补充、彼此结合。当然,党建研究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如理论成果滞后于党的建设的实践、高素质的专业化党建研究人才缺乏、学科建设任重道远等。为了进一步推进党建研究向深度和广度拓展,研究者应综合运用党的建设的不同定位及基本分析框架,及时跟踪党的建设的热点、难点、焦点问题开展研究,提供有说服力的理论回答。具体来说,党建研究应在以下几个方面有新作为:

  一、要拓展党建研究视野

  中国共产党即将成为百年大党,执政已经70周年,随着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党建研究必须拓宽视野,找准党的建设面临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开展研究,为党的建设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以新理念、新思路、新办法、新手段解决好党内存在的各种矛盾和问题。

  要有国际视野。要深入研究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化以及对我党执政的影响,研究世界上其他政党在政党建设中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开展政党建设的比较研究,在比较中为党建研究提供新思路。

  要有时代眼光。要深入研究党建工作新时代的新情况、新变化、新探索,深入研究信息化时代下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对党建工作的影响,研究如何在党建工作中发挥“互联网+”的优势,为党建研究增添新的时代特色。

  要有历史启示。要深入总结和研究我党在不同时期形成的党的建设经验和教训,回答我们党为什么能从由弱小到壮大,为什么能在攻坚克难中从胜利走向胜利,从而为当下党建工作的开展提供历史借鉴,丰富党建研究的内容。

  要有自我觉醒。要深入研究我们党作为百年大党如何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永葆青春活力;如何才能永远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实现长期执政;如何深刻认识党员队伍结构发生的变化,把握党员队伍结构变化对党的自身建设的影响,为党建研究提供新课题。

  要有问题导向。在党长期执政条件下,各种弱化、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无时不有,“四大考验”“四种危险”依然复杂严峻。必须增强党建研究的紧迫感和问题意识,找到严格防范、及时整治的对策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