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竞技体育 2018-09-18 16:44 的文章

世界杯四强故事之比利时:从内讧到亲如一家

  就是在俄超球队喀山红宝石队的主场,喀山体育场的舞台上,“欧洲红魔”比利时绽放出比红宝石更为耀眼的光芒。他们2-1淘汰夺冠大热门巴西,将对手挡在了四强门外的同时,也创造了祖国足球新一次的辉煌。

  那支一直被诟病内讧不断的比利时,是因为什么取得成功?为什么曾经跌进泥潭的比利时,重新又站了起来?眼下,他们甚至可能超越先辈的巅峰,向着更高的目标前进。

  【比利时足球文化,民族矛盾引发的问题】

  首先我们先要来了解一个背景知识,眼下比利时的人口一共在1000多万。这里面56%的人口住在北部的弗拉芒地区,紧挨着荷兰,当地居民使用的是荷兰语;另外的34%住在南部的瓦隆地区,相邻着法国,当地居民说的就是法语;最后还有10%住在首都布鲁塞尔及周边地区,使用荷兰和法国双语。

  有一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到,比利时国家队差不多半数的球员,在开场国歌的时候,是不动嘴,仅仅保持肃穆状态。这一点,跟厄齐尔自带民族情结,不唱德国国歌有一定的区别。关键点在于,比利时国歌《布拉班人之歌》有法语、荷兰语和德语三个版本,因为弗拉芒人只会荷兰语,而瓦隆人只会说法语,因此国歌语种的版本决定了一半人无法“参与其中”。

  在世界杯前的英超联赛收官阶段,当时为了争夺欧冠名额的一场焦点战中,切尔西在自己的主场1-3败于托特纳姆热刺。那场比赛中,托特纳姆热刺的防守动作幅度很大,在比赛之后引发了不小的争议。尤其是比赛的第85分钟,比利时后防中坚维尔通亨飞铲比利时国家队队长阿扎尔。后者痛苦地倒地,维尔通亨却是一脸无所谓地跑开了,完全没有理会国家队队友在地上痛苦地翻滚。

  比利时国家队主帅马丁内斯就在现场观战,他几乎目睹了自己的后防中坚断送了本国核心的世界杯之旅。比利时媒体对此也是痛心不已:维尔通亨几乎引发了比利时足球的重大危机,幸好阿扎尔躲过一劫。值得一提的是,维尔通亨就是弗拉芒人,阿扎尔是瓦隆人,因此两人在国家队也是从不交流,进球后也不会一起庆祝。

  【从非洲来到欧洲:最底层的人,用足球改变一生】

  经历了上赛季末到本世纪初差不多20年的低谷后,比利时足协痛定思痛,全力以赴启动青训计划。他们通过教育部门要求学校设立足球训练课,建立一批足球学院,打造了很好的青训基础。更重要的是,比利时足协还为俱乐部青训提供了大量的扶持资金,这使得比利时培养出了一大批的年轻天才。

  比利时还在归化非洲球员方面,实施两条腿走路的政策:既包括了吸引在社区内上足球兴趣班的移民后代;还包括了直接去到非洲选拔优秀的年轻球员。

  最终的成果,从眼下比利时国家队的球员构成可以看到:孔帕尼(比利时+民主刚果);博亚塔(比利时+民主刚果);蒂莱曼斯(比利时+蒂莱曼斯);维特塞尔(比利时+马提尼克);穆萨-登贝莱(比利时+马里);费莱尼(比利时+摩洛哥);查德利(比利时+摩洛哥);卢卡库(比利时+民主刚果);巴舒亚伊(比利时+民主刚果),共计9名球员拥有非洲国籍,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奥里吉和本特克此番没能入选,否则可以占据半支球队)。

  在孔帕尼没有频繁受伤之前,他一直都是比利时国家队的队长。作为一名刚果移民后裔,孔帕尼从他的名字上就能让人明白,他是来自于刚果殖民地银矿中工作的苦役后代。由于孔帕尼出生在布鲁塞尔双语区,这使得他成为了融合球队“民族矛盾”的最佳人选。他一度成为队内三大流派:非洲派、弗拉芒人派和瓦隆人派,三者都认可的球员。

  【从内讧到团结,比利时期待重铸辉煌】

  不过在本届世界杯上,我们可以看到比利时的黄金一代正在变得越来越团结。这一点,从比赛中的很多细节中,我们可以深刻地感受到。

  在对战突尼斯的比赛中,双双梅开二度的卢卡库(非洲移民后裔)和阿扎尔(瓦隆人)在下半场被换下的时候,以弗莱芒人维尔通亨为首的场上球员们都上前拍拍后背,表示鼓励。替补席上的球员们也相继起身,向明星球员献上一个拥抱。眼下的比利时队在进球之后,都是全队球员上前拥抱成一团一起庆祝。

  更为让人动容的一幕,就是在备战世界杯首战的时候。比利时核心球员德布劳内在训练之余发布了一条推特:“我被夹在阿扎尔三明治中了”。从图上可以看到,德布劳内当时一手拉着哥哥埃登-阿扎尔,另一手又牵着弟弟索尔根-阿扎尔。三个人都是带着笑容,充分说明眼下这支比利时国家队的气氛十分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