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全民健身 2020-05-07 00:45 的文章

小長假裡爬山健身故事多

原標題:小長假裡爬山健身故事多

小長假裡爬山健身故事多

  預約限流措施控制了游客數量,也提高了爬山健身者的游園舒適度。本報記者 李遠飛攝

  本報記者 李遠飛

  昨天是立夏節氣,這意味著2020年的春天隻剩下一個“小尾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緣故,在本應出門踏青的時節,人們卻隻能“宅”在家裡。但隨著“五一”小長假之前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級別由一級降為二級,那些親山近林的去處成為市民鍛煉身體的選擇。

  在西山森林公園登頂“鬼笑石”前的那最后幾百級台階前,劉女士和兒子正坐在一處有小塊兒樹蔭的地方歇息。他們是一家三口來爬山的,劉女士的先生由於平日裡經常鍛煉,體力很好,在陪娘兒倆走過了登頂前的所有岔路口后,就拿著登山杖自己先行一步,去山頂等他們了。“在家呆很長時間了,利用這個‘五一’假期,出來活動活動。”劉女士看著坐在身前另一級台階上的兒子說,孩子正處在發育期,居家防疫的這段日子裡,她能明顯感覺到兒子長個兒了,但體重也長了不少,這讓劉女士有些擔心,“這些日子,每天都陪他下樓跳繩。但跳繩還是枯燥,想著來爬爬山,既玩了又練了。”

  其實,不少在“五一”小長假期間帶孩子來爬山的家庭,初衷都是為了讓孩子好好鍛煉鍛煉。徐女士是和兒子一起在網上找爬山的去處,然后搜到了西山森林公園。“前些日子帶他去爬了一趟居庸關,他一下就喜歡上爬山了。”徐女士說,“之前整天在家就知道抱著電腦和平板,現在不用勸,他自己找地方要爬山。”之前已經爬過八大處、香山的小家伙,聽到媽媽的話馬上湊過來問:“北京還有哪座山我能去爬?”

  在預約來到西山森林公園的游客中,也有不少是專門來鍛煉的爬山愛好者。在頂峰的洗手間門前,一位身穿全套跑馬裝備的小伙子讓同伴給自己拍照留念,他黝黑的臉上還留著剛剛為了降溫撩上去的自來水。從山腳下到頂峰,記者走走停停用了將近2個小時,但據這個小伙子說,他隻用了不到20分鐘。“隻有他行,我們都不行,他經常練。”給小伙子拍照的朋友說。與香山公園相比,記者在西山森林公園裡遇到的專門來爬山鍛煉的人更多一些,從裝備上就能夠非常容易地把他們與其他游客區分出來——這些爬山愛好者幾乎沒有什麼隨身物品,一身運動打扮,手機和水等必需品裝在一個小馬甲的口袋裡,一些人還戴著耳機。孫女士夫婦就是這樣的。“我今天到這會兒都35000步了。”她說。而在香山公園的山道上,記者也遇到了一對身穿運動服、手拿登山杖的老夫婦。“前面再走大約15分鐘是大平台,然后還有600級台階就到頂峰了。”老先生說。“您這麼門兒清啊!”記者感嘆道。“我經常來!”老先生笑答。

  看著這些專門來爬山鍛煉的人們一路小跑地從身邊經過,許多爬山爬得氣喘吁吁的人都會由衷地贊嘆一聲:“真棒!”但鍛煉健身需要持之以恆,尤其需要量力而行。記者就遇到了一位被同伴攙扶下山的男士,原來當天他沒有吃早餐,經過太陽一晒,有些虛脫了。記者在這裡也提醒有心爬山鍛煉的人們,一定要做好准備,尤其不要逞能,香山公園裡經常可以見到提示牌,提醒有心腦血管等基礎病的人要注意風險。

(責編:尹星雲、高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