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大众体育 2020-04-08 20:24 的文章

结束8年商标之争 图案侵权终审败诉 乔丹体育路

结束8年商标之争 图案侵权终审败诉 乔丹体育路

持续8年之久的乔丹商标之争终于落下帷幕。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撤销中国乔丹体育公司(以下简称“乔丹体育”)6020578号“乔丹+图形”商标,乔丹体育败诉。

尽管乔丹体育在随后的声明中表示,此次判决不会影响现有商标的正常合法使用,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商标案败诉无疑将会令乔丹体育上市计划再次搁浅。而已经错过第一次上市机会的乔丹体育,在时隔8年之后与本土头部运动品牌的差距逐渐拉大,此次案件的判决结果让其发展前景也变得愈发模糊。

终审败诉

结束8年商标之争 图案侵权终审败诉 乔丹体育路

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于此前争议颇大的美国AIR JORDAN品牌状告乔丹体育商标侵权案做出裁决,被诉裁定、一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应予撤销。乔丹体育第25类服装鞋帽袜等商品上的6020578号“乔丹+图形”商标被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事实上,这场关于“乔丹”系列商标的拉锯战开始于2012年。耐克公司(旗下有Air Jordan品牌)曾针对乔丹体育注册的“乔丹”系列商标提起了多起商标异议、争议行政程序。在其主张悉数被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后,耐克公司又就其中两个商标提起了两起行政诉讼。

在败诉后,耐克公司授意迈克尔·乔丹本人作为原告,针对乔丹体育公司已注册的80个“乔丹”系列商标提起了80起行政诉讼。2015年底,在迈克尔·乔丹的申请下,最高人民法院对“乔丹”系列商标案件中的68件进行了再审审查,裁定重审其中的10起案件。

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对再审申请人迈克尔•乔丹与被申请人商评委、一审第三人乔丹体育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进行公开宣判,涉及姓名“乔丹”的三件案件确认违反商标法规定,由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与此同时,涉及拼音“QIAODAN”的四件案件并未构成侵权,迈克尔·乔丹的再审申请被驳回。

而最新的终审判决书显示,二审庭审后,中国新闻网联合数字100市场研究公司发起了一项在线调查,该份在线调查结果本身就足以推翻商标评审委员会和一、二审法院关于“双方已分别形成了各自的消费群体和市场认知”的错误认定,有新证据足以推翻二审判决中认定的事实。此外,一、二审判决否认“乔丹”“QIAODAN”等标识与再审申请人的对应关系,属事实认定错误。最终,针对终审判决,最高院支持迈克尔·乔丹一方。

对于此次判决结果,乔丹体育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乔丹体育注册时间超过5年的74件商标已经取得胜诉,其中包括常用的25类中文“乔丹”、图形商标、拼音“qiaodan”在内的核心商标;注册时间未超过5年的4件商标发回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此次判决的“乔丹+图形”商标为乔丹体育注册时间未超过的5年的组合商标,该商标的撤销判决不会影响现有商标的正常合法使用。

上市受冲击

乔丹体育商标侵权败诉后,除了未来的营销策略受到影响外,乔丹体育的上市计划也将受到冲击。

中国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4月,乔丹体育登陆上交所主板的上市申请通过初审,继2011年之后再度完成“过会”。根据此前披露的招股书,乔丹体育拟登陆上交所主板,预计发行股数为1.125亿股,预计募资12.11亿元,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扩建和直营店等项目建设。

实际上,2011年11月,乔丹体育就已经成功“过会”,并计划于第二年3月底挂牌上市。然而,正是因为2012年开始的一系列“乔丹”商标的诉讼,让乔丹体育推迟了上市。证监会也曾在2014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中提到,乔丹体育存在重大未决诉讼,根据我国《首次公开发行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上市必须满足“不存在重大偿债风险,不存在影响持续经营的担保、诉讼以及仲裁等重大或有事项”的条件,证监会将在相关受限因素消除后,按程序推进后续上市工作。

201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审结乔丹体育商标争议案,判决其商标并未损害迈克尔·乔丹本人的肖像权。商标没有体现乔丹个人特征,不具有可识别性,因此判决不构成损害肖像权。彼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诉讼的终结为乔丹上市扫清了障碍,乔丹体育再度过会后,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可能会拿到证监会批文,然后券商将启动发行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