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大众体育 2020-09-26 12:28 的文章

《夺冠》:“姑娘们,好好地享受体育的本身”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排四分之一决赛,中国女排对阵世界排名第一的东道主巴西女排,中国女排起初并不被看好。
因为在之前的小组赛,中国女排接连输给荷兰队、塞尔维亚队、美国队,最后以小组第四名的成绩勉强挤入半决赛。
《夺冠》中,与巴西队的比赛开始前,郎平(巩俐 饰)对女排姑娘们说,之前比赛没怎么打好,是她没有意识到,她自己身上的“包袱”太重了。 

郎平(巩俐 饰)

郎平(巩俐 饰)

这一包袱就是,比赛只能赢。
但当我们回到1980年代,这一包袱却是中国女排崛起的一个关键。
1980年,袁伟民(吴刚 饰)带领中国女排在漳州的排球训练基地备战第二年的女排世界杯时,给队员们讲述了他第一次出国比赛时的经历。 

袁伟民(吴刚 饰)

袁伟民(吴刚 饰)

当他到达宾馆,他第一次看到宾馆里有冰箱、彩电、空凋时,他惊呆了。他一晚没睡,因为他想到的是,彼时的中国太落后了。
改革开放的中国,需要让世界看见,需要向世界证明:中国人,行的。国人也需要一个世界冠军的激励。
体育充当着这样一个角色。
拿冠军的责任,落在中国女排身上。在足篮排三大球领域,女排是最有希望冲击冠军的项目。
所以当时袁伟民要每个女排姑娘们背起这一历史包袱:我们要赢,我们必须赢,我们是为国家打球的。 

1980年的女排姑娘们背负的使命

1980年的女排姑娘们背负的使命

40年前,中国女排的训练条件很有限,当美国都开始用计算机研究我们的运动员时,绝大多数国人都还不知道计算机为何物。

《夺冠》:“姑娘们,好好地享受体育的本身”

我们能怎么办?把球栏调高一米五地练,“我们这么干计算机能计算出来吗?”

《夺冠》:“姑娘们,好好地享受体育的本身”

女排姑娘的身体条件高不过俄罗斯,跳不过巴西,也没有塞尔维亚和意大利的力量。
我们该怎么办?练。强练,硬练,苦练,拿命去练。
当时的口号是:流血不流泪,要球不要命。别人扣一万个球,我们扣五万个。别人有更多休息,我们几乎全年无休,大年三十照样练。

《夺冠》:“姑娘们,好好地享受体育的本身”

《夺冠》对1980年代女排姑娘训练日常的呈现,对于今时今日的年轻观众来说,是极大的一种震撼。在艰苦的条件下,女排姑娘们吃尽苦头,但她们无怨无悔,因为她们心中有排球,心中有国家。
1981年的女排世界杯决赛场上,中国女排对阵日本女排,比赛已经到了决定胜负的第五局比赛的关键分。
袁伟民对女排姑娘们说:“这场球拿不下来,你们会后悔一辈子。”
他再一次提醒女排姑娘们不要忘记自己背负的包袱和使命:为了国家,这一场比赛不能输。
姑娘们挺住了,开启五连冠传奇之路。顽强拼搏、团结协作、艰苦奋斗、永不言弃的女排精神,也激励了当时的中国人。 

这些面孔,真的振奋了一代人

这些面孔,真的振奋了一代人

但无论是训练场上的血泪,还是郎平从脖子以下没有一块完好的骨头、一闪而过的残疾人证件,都在提醒着观众:第一代女排姑娘付出了多少。
1980年代的五年冠辉煌后,中国女排并非没有遭遇波折。1990年代,中国女排跌入谷底。经历了2000年初的中兴期,2008年后中国女排又一次陷入困境。直到2013年,郎平正式挂帅,再次执教中国女排,中国女排又一次腾飞。
中国女排起伏背后,时代也一直在变。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取得辉煌成就,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备受瞩目的存在。
体育项目所背负的意义也有所变化。电影借陈忠和之口说出中国女排的新困惑:现在夺得了冠军,老百姓也不会像80年代那样到街上去庆祝了。当下我们还需要中国女排吗?我们还需要女排精神吗? 

陈忠和(黄渤 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