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体育产业 2018-09-20 16:53 的文章

NBA在中国获双赢 小众赛事商业价值难体现

NBA在中国获双赢 小众赛事商业价值难体现


中国的体育赛事之争

  过去三年,优质体育赛事蕴藏的商业价值潜力,让各大互联网公司和资本方趋之若鹜,版权水涨船高,或垄断经营押注流量与广告,或开启付费模式创新,而传统电视台已基本退出主流竞争舞台。

  对于行业玩家而言, NBA、英超、西甲、中超、CBA等各类体育赛事版权在各自相关业务生态和商业模式规划里,起着衔接上下游的核心作用。

  不过,从篮球到足球,从海外到国内,从主流到长尾,体育赛事在中国遭遇冰火两重天的迥异命运,一方面,版权竞争激烈价格高昂,但相对的商业价值却大部分尚未显现;另一方面,同样昂贵和风险的版权,不同公司的运营效果天壤之别;更不用说,大部分小众国际体育赛事在中国的关注度和商业价值都遭遇滑铁卢。

  造成这种错位的根源是什么?中国的体育赛事之争下一步又将走向何方?

  从乐视体育动荡看中超版权泡沫

  去年的2月19日对于微鲸科技的工作人员来说是漫长的一天。随着“微鲸拿下中超版权”传闻的迅速发酵,他们镇定地等待着前来求证的媒体:微鲸已拿下中超版权,具体消息将于近日发布。

  但后来的事实走向告诉我们,中超版权独落乐视体育,微鲸在两个月之后才获得了当下意义并不算太大的VR直播信号。四天后的2月23日,乐视体育召开发布会宣布27亿元从华人文化旗下的体奥动力手中购得2016、2017赛季中超联赛独家新媒体版权。

  在体奥动力和微鲸持有股份的黎瑞刚听到微鲸失利的消息后表现得异常平静,一手将中超版权推至5年80亿天价的他淡定地评价中超版权之争:“这个我觉得很正常,市场嘛。”

  祸兮福兮,对于微鲸来说,当时与中超的失之交臂未尝不是件好事。

  尽管乐视为体育版权设计了一套无可挑剔的商业模式,但由于资本的上市退出通道受阻、乐视本身的流量运营和变现能力制约,随之而来的资金危机、远不划算的投入产出比,最终导致勇于吃螃蟹的乐视体育不得不放弃这来之不易的独家版权。

  乐视退出,苏宁接盘,中超版权又一次经历了动荡。对于苏宁而言,体育全产业链布局、以及体育和金融地产业务的相关性,都是其不计亏损重金购买的理由,但是,中超版权的价值和泡沫理应再次被放到讨论台面。

  对于中超来说2015年是个关键的年份。这一年,国务院发布“46号文”提出到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要达到5万亿。这一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要建立足球赛事电视转播权市场竞争机制,创新足球赛事转播和推广运营方式,其中包括探索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在足球领域融合发展的实现形式,增加新媒体市场收入。

  这一年也是中超资本游戏的分水岭。

  2014年,中超的版权价格不到1亿,中超转播版权一度到接近白送的地步。据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的报告数据,中超2014赛季转播费用为5000万元。中超一共有16支球队,按照30轮比赛均分,2014赛季平均每场比赛的转播费用仅为20万元,而英超2013-2014赛季单场转播费用折合人民币场均4444万元。一场英超比赛的转播费几乎是中超一个赛季的转播费。

  仅仅在一年之后,中超公司就在竞价之初开出了每年最少3亿人民币的竞标价格底线,而且未来五年需要逐年递增。当时一共有包括中视体育、体奥动力、盈方公司、国际管理集团(IMG)、上海文广五星体育、广东电视台、北京永达天恒、上海双刃剑体育在内的8家公司共同竞争中超版权。除了体奥动力的80亿,第二名和第三名竞标者开出的价格在40亿左右。

  中超公司从赛事的传播角度来说并不希望看到“独家”。中超公司在版权项目招标公告中有对版权方的新媒体销售有硬性要求:“须保证每赛季至少两家新媒体平台对中超联赛全部比赛的播出”。只是机灵的乐视钻了空子,把自己旗下的章鱼TV也算了进来,表面上是两家,实际上都是乐视体育。

  而这一年,从“贾跃亭滞留国外”的阴影中解脱出来的乐视正全速前进。8月发布超级自行车,并与黑龙江体育局展开O2O服务;9月,2亿美元获香港英超3年独家转播权;10月以7500万美元入股拉加代尔体育集团,控股其旗下世界体育集团20%的股份,1.1亿美元买下2017-2020亚足联所有赛事的中国大陆地区全媒体版权;11月与北京鸟巢发起成立乐体创投基金;12月冠名五棵松体育场馆,与海口市政府共建世界级校园足球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