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体育产业 2018-09-18 11:41 的文章

易剑东:政府不能听任健身企业纷纷倒闭

近一年来,关于健身业的负面消息不断。

去年青鸟健身一家门店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关门,近日中体倍力在北京的一家门店突然消失,北京还有多家健身企业关门歇业,去年笔者在南京也曾在和某健身连锁企业总经理交流后得知其企业难以为继。

为什么健身业在经历过风光和景气之后会出现如此衰落和脆弱的景象?

有人把市场发育不健全和会员卡消费模式不合理视为主要原因。

对于这个曾经被专家认为应该比竞赛表演业还超前优先发展的体育产业子产业来说,必须具备的条件是什么?应该克服的弊端有哪些?需要找到的出路是什么?

与这个情形相反的是,最近媒体报道:被严禁的高尔夫球场突破各种政策限制而奇异地生长,违规偷偷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在禁令出台后的7年居然达到400多个。

为什么面向涵盖高端和低端的健身企业难以为继,为什么主要针对高端人群的高尔夫产业如火如荼?

如果从会员卡经营制度看,高尔夫球场的会员卡经营特点更明显,几乎覆盖全行业,这个产业为什么没有出现难以运营的问题呢?

还有,目前各地关于全民健身路径毁坏而难以得到有效维修的新闻不断,笔者自己就看到某体育院校家属区的全民健身路径多数损毁而无人问津的尴尬景象。

笔者以为,上述情况的出现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提供体育公共服务不到位、相关体育产业扶持政策不科学、对富人体育消费规范不到位。

全民健身路径是体育彩票公益金支持的产物,是政府提供体育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但后期维护、保养和更新等管理没有随之到位,是目前这个造福百姓的项目可能走向反面的重要原因。按照公共经济学和管理学的观点,政府有义务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但由于政府自身职能的局限,很多公共服务项目的具体运营,完全可以委托给企业、社团、中介结构甚至志愿组织等来进行。那种把手伸得太长却难以顾及的情形,容易使不少公共服务项目陷入无人具体负责的尴尬境地。从这个意义上看,我国的全民健身路径应该创新政府管理的思路,将自己无法具体管也难以做好的维护和保养等事务交给社区和相关中介机构或者提供产品的企业来做。

对于健身企业而言,笔者认为:政府及相关部门是可以承担部分管理职能的。百姓健康或者说百姓身体素质的增强,表面上看是老百姓自身的事情,属于私人产品。但从社会活力、社区和谐、国民体质等维度看,完全可以视为公共产品。我们政府大力倡导公共体育场馆设施的兴建、维护和开放,并力图推进金融、税收等政策的扶持,正是站在促进国民健康、促进社会和谐的高度做出的选择。美国设有总统健康委员会,一些州还设立国民健康专项基金,日本等国对于一些大众体育设施的建设给予减税支持,都是政府对于百姓健康的公共服务职能的体现。

笔者以为:目前国民健身意识日渐强烈,但离健身产业的兴盛还缺乏必要的制度环境和政策措施。政府应该发挥为健身行业创设环境、规范和扶持健身产业、服务健身企业的基本职能,从国民健康和国家战略资源等高度鼓励健身业的发展。那种认为健身业属于营利性组织,不应该获得任何税收优惠和金融扶持政策的说法是十分狭隘的。

企业是通过提供产品和服务满足社会需求而获得回报的营利性组织,但不同企业因为产品/服务属性和社会需求的差异,在社会意义上的体现也各不相同。在当前国民体质包括青少年体质普遍下滑、国民社会交往空间不足、精神文化需求日益丰富的情势下,仅仅依靠政府直接提供的公共体育设施和组织来推动全民健身,已经无法满足当前的需求和解决当前的问题。因此,从国家战略高度认识提升全民体质的社会意义,对即便是企业的健身组织给予扶持,也是十分必要的。

在各类活动中,政府越位、错位、缺位是遭人诟病较多的。政府不提倡大力发展高尔夫产业,但该产业却默默地生长,而具有更普惠意义的大众健身产业,政府的监管依然缺位。这提醒我们:要避免政府在体育产业中越位、错位、缺位的情况,必须先从关乎最大多数百姓利益的事务着手。

限制高尔夫产业发展与保护耕地和控制房地产业发展有密切关联,但要体现政府服务国民健康的职能,政府相关部门可以从管理健身行业、规制健身产业、服务健身企业开始做起!
  至于政府的职能如何有效发挥,则是需要另外探讨的问题了。